特码资料图库 在微博发帖的101岁抗战老兵,曾亲历日军受降现场

时间: 2018-07-22 20:14    来源: 未知   
点击:

原标题:豆瓣9.3的国产片,不该只有422人看过

自《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颁布以来,已经有不少单位因违规行为被查处。

董存瑞、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英雄英烈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强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毫无疑问应当被尊重与纪念。

亡者尚且如此,仍然健在的英雄,更应当被正视与正名。

然而,我们似乎做得还不够——

《发现少校》

鱼叔无意间翻到了这部09年的国产纪录片,豆瓣评分高达9.3分,但标记人数仅有422人。

电影开始第一句话就相当令人揪心:

片名发现少校,少校指的原国民革命军新六军14师40团第一营少校营长,赵振英。

赵老今年101岁,仍然健在。

他的一生,比电影还精彩。

发现少校的整个过程,必须提到一个人,远征军抗战史民间学者,晏欢。

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发现这个英雄,还将失去一段被遗忘的历史。

晏欢对远征军抗战史的兴趣,源于他的外公潘裕昆。

他的外公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来成为中国新一军第五十师的师长,曾参与指挥中缅印战区的密支那争夺战。

中缅印战区,早几年间,这个概念还完全不为大众所熟知。

在教育部统编的历史教科书中,远征军入缅作战也只有几句话的介绍,而不做详细展开。

作为抗战时期盟军支援中国仅存的补给线起点,中国曾派第五军和第六军与美国盟军驻守中缅印战区(CBI),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

中缅印战区的胜利,实质上保障了中国接受国际援华物资的畅通,也为之后的缅甸大反攻奠定了成功基础,扩大了抗战胜利的战果。

晏欢与其父亲曾投注大量精力对这段历史进行研究,却发现该方向在国内相当冷门,相关资料更是稀缺。

于是,他开始搜索外网,竟发现了一个公开有大量历史照片的网站。

这些珍贵的照片与资料,是晏欢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联系后才得知,该网站是由美国人尼尔·葛顿南为纪念父亲而一手创办的。

他的父亲约翰·葛顿南曾是当年中缅印战区的美军联络官,因此收藏有大量从战场上带回的照片与纪念物。

其中有两样东西极为珍贵:

一个是小红本,里面有新六军一众军官的签名,都是当年离别时的签名留念;

另一个则是新六军军官和美国盟军在南京的一张合影。

照片上的大多数人,今天本都已经被人淡忘,没想到却以照片和签名的方式被保存了下来。

尼尔本是无心插柳,晏欢却意识到了这些资料背后的历史价值。

于是转载到了自己的博客上,开始了一场辨认寻找照片中人的探索。

2008年初春,晏欢接到了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称自己的父亲正是小红本上的其中一位签名者,而且依然健在。

晏欢几乎是不敢想象的。

六十多年的历史跨度,老兵迟暮,哪怕健在也已经九十多岁,更何况之后的内战、政治风波等一系列变故。

但奇迹确实存在,他的名字就叫赵振英。

战争爆发的时候赵振英才二十多岁,眼看考大学是不可能了,他便乘上了离开北京的车,参军抗日去了。

他跟着部队一路南下,从江西到湖南,从广州到昆明,之后被运送到了印度。

由于当时赵老的英文还不错,因此跟几位美军联络官都有往来。小红书和照片上的几位中美军官,很多他都能对上号。

赵老所在的14师42团是预备队,并没有直接参与密支那战争;

但他却见证了另一场历史性的时刻——

日本签署投降书。

在历史教科书上,提到日本签署投降书一般都是指发生在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的受降仪式,日本正式向同盟国投降;

而赵老所参加的,则是1945年9月9日,在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仪式。

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向中华民国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呈交投降书。

日本正式直接向中国投降。

而当时,赵老就在现场,并且主持了会场内外的警卫工作。

2005年9月9日,海峡两岸中国人民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当时赵老其实在电视上看到了转播,还跟儿子儿媳提起了这件事。

可惜没人把他的话当真。

几十年来,老爷子从没跟家人说过自己过去的事儿。

他觉得那是「丑历史」,得藏起来不能提的。街坊邻居只知道赵老当过兵,却不清楚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抗战结束后,赵老并没有参加内战,而是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安安稳稳过日子。

然而,1969年的一天,赵老突然被两个警察带走,罪名:

反革命。

判刑二十年。

赵老的妻子因为是「反革命分子家庭」,也被下放去劳动改造。

赵老记得很清楚,当时妻子被同事们在背后骂:缺德,三代人只有三口人(赵老的岳母已去世,赵老入狱,所以只剩岳父、妻子和儿子,意指他们家门不幸)。

入狱一两年后,赵老收到北京法院的裁决书,说妻子要跟他离婚,赵老也没有多犹豫就签字同意了。因为他心知肚明,离婚只是形式上的,是为了减轻舆论对妻子的压力。

婚离了,但吃的用的妻子还是照样给寄过来。

1975年特赦,赵老在名单之中。

但他拒绝了,特不特赦没关系,得把(罪名)问题弄清了。

1976年,赵老该退休了,他又拒绝。问题不解决,就不退。

他必须要为自己正名。

直到后来上头终于下份文件,说「因证据不足,不足以论罪科刑」,111六合论坛 危地马拉火山爆发百余人丧生 遇难者大多死于烧伤,摘掉了扣在赵老头上的帽子,他才终于决定退休。

回家后,赵老便与妻子办理了复婚手续。

影片中的对比其实非常讽刺,同样是抗战老兵,约翰·葛顿南回国后备受爱戴,在家乡经当地人民投票推举连任了十年的镇长,一生荣誉无数。

而赵老则背着「罪名」藏了几十年。

自从老伴儿走后,赵老更是孤独,他动情地对着镜头说:

我每天都会跟她说:我知道你在苦苦等我,我也每天都在思念你,我们还是早点到一块儿去吧。

说实话,我不愿意再留在这个大地上,这个大地对我实在…太坷了。

纪录片在开头有一句话:

历史就像陈年胶片,免不了灰尘和刮痕,甚至断裂。

但是影片尚能修复,被遗忘的历史更应当被重新正视,为英雄正名。

尤其是,当他们还活着的时候,还他们一个说话。

说实话,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鱼叔很担心会误导读者陷入一种「道德批判」心态,但我绝没有要在此煽动任何偏激情绪。

我们应当承认,从历史观上肯定正面战场功绩,到纪念国军抗战英雄,再到善待民间国军抗战老兵,以及在影视作品中正面表现国军英雄形象,大陆官方在尊重、正视抗战历史方面已经做出巨大努力。

更何况,这背后还牵扯到更为复杂的政治因素(国共内战)、认证抗战老兵的实际操作难度、抚恤金的合理分配方式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远不止喊一句「尊重老兵」那么简单。

但正如村上春树那句已经被引用烂了的经典名句:

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

作为个体,我们能做的是支持每一个弱者发声。

愿每一位值得被尊重的英雄,能够被尊重。

相关新闻